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我的镀金时代 -> 我的镀金时代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斗戏

北亚棋牌: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斗戏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“通稿拿错?《夜宴》选角出现大逆转!”

    “白实秋出演无鸾!之前是发错通稿。”

    “据报道,新科戛纳影帝白实秋,出演大制作《夜宴》中的无鸾,其片酬更是高达一千万元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万片酬?新科戛纳影帝身价暴涨!”

    电话谈片酬之后的第二天,这就好像季风变换一样,一下子就不一样了,华宜方面就是咬定自己这边的通稿给发错了,现在给出的是正确的信息,无鸾这个角色由戛纳影帝白实秋出演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片酬,1000万!

    这个片酬真的是高的厉害,现在这个年头,咱们大陆影星的片酬整体都不是很高,虽然相比较一般行业而言,已经是赚好多的了,可是如果跟港台明星,或者国际级的大明星相比,那就不够看了,一部片子上千万级的,四大天王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结果一出来,白实秋这电话可就忙死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!老白,你怎么搞的,怎么就从华宜那边拿了这么一个大合同呀?”

    “这绝对是你请无缘的事儿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老白绝对没有敲竹杠这类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好像没问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没问也没什么呀,我只是强调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莫这听说之后,真的是很眼气呀,这老白怎么就一下子身价这么高了呢,而自己老爸这边更是以一种比较怪异的面目看他,似笑非笑的,看的张莫不知道怎么才好了。

    打电话就聊的多一些,而白实秋也就说的多了一些,特别是强调了一些。

    真不是敲竹杠,真的不是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那当然是以红星的人为主,大家都想到,白实秋这家伙怎么突然间就变身成为了千万身家的顶级明星了呢?

    这小子怎么突然间就胖了呢?

    自然的,一个个的回答,一个个的对他们说,咱不是敲竹杠。

    其实,关于这个事儿,问的最多的自然还是万倩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你这么有自信,就这么的确定王仲雷一定会打电话过来呢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小声说的,‘咱们正面刚一下。’

    结果就是,白实秋遭到了一顿爆锤。

    哎呀,不刚就不刚嘛,至于嘛。咱说的是打游戏,打游戏呀,不是别的。

    跟强调敲竹杠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,老白还是不错的,将他为什么如此自信稍微的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首先,王家兄弟根本就是走投无路,这个局面还是他们两个自己造成的,若是这次试镜的事情,就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,不搞的这么大张旗鼓,锣鼓喧天的,那么,没准人家阿祖就能签,或者就算是阿祖知进退不签,那么他们也有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个情况,简直是全中国都知道这件事情了,那么,谁还敢接这个角色?

    那个人自信比阿祖帅?

    比白实秋这影帝的演技好?

    关键还得年轻,还的有足够的名气。

    谁能来?

    一个闹不好,被这一个角色毁一生,谁也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王家兄弟在圈里混了多少年了,当然马上就明白这一点了,而且,他们还需要尽快的解决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拖得长了,对《夜宴》这个片子就很不好。

    只能回来找白实秋了,他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白实秋那么的自信,他还有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《夜宴》这个片子,他本来就不太参与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这个片子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,其中的舞美,画面,场景,道具,都非常的出色,甚至动作戏也很好,可是这个电影,还是被大喷特喷,那就有其自身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比较尴尬嘛,整个电影都很尴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实秋进了剧组,首先就跑到了闻名遐迩的景点天下银坑,这里有他的动作戏。

    这对他而言简直是小意思,舞蹈还有打斗,他都是熟练的很,这段本来以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拍的好的戏,在白实秋这里,没用一个星期就搞定,倒是让王家兄弟暗自庆幸,这一千万花的还是值了。

    白实秋的原则向来如此,不做就不做,若是做了,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,这个角色他既然接了,还拿了人家一千万,那就要认真负责。

    拍完了就回转,到京城附近的小汤山,皇宫的戏在这里拍。

    尴尬,也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冯叔,容我说两句如何?”

    “行啊,咱们的戛纳影帝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“可别这样,我就是想吐露一下心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吐吧。”

    白实秋这回是直奔主题,他就一个想法,觉得冯晓钢这个人还可以,虽然外表长的很像流忙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个戏,冯叔你没觉得很尴尬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尴尬呀?”

    “台词呀,真没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台词挺好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冯叔,咱们这是中国的古代宫廷戏,结果戏里的人物念的对白,全都是莎翁戏剧的范儿,这合适吗?”

    白实秋,抓的这个尴尬,真的是非常的准。

    这部电影出来之后,无数人骂,有骂葛大爷的,有骂冯晓钢,但真正的关键就在于此,台词太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确实是改编自《哈姆雷特》这部莎翁名作,可是,拿到这个本子一看,白实秋这样的科班出身的,当时就觉得,这哪里是《夜宴》的剧本,这根本就是《哈姆雷特》的中文译本。

    这样的台词安到这样的角色身上,非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可是,冯晓钢却没觉得有什么,直接就来了一句,“台词挺好的呀。”

    老白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冯叔,既然这样,我话也就说完了,在您的这部戏里,我是演员你是导演,我听你的,你要什么演技我就给什么演技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还行,冯晓钢倒是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个事儿再思量一遍也很容易明白,这部电影恐怕是为了走出国门,冲击国际才搞出来这样的台词。

    哈姆雷特,老外总能懂了吧?

    算了,不多想,白实秋已经打定了主意,咱就是一个拿着一千万片酬的演员。

    《夜宴》无鸾太子,刚刚的从天坑的竹林回来,他立马就遇到了自己命中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白师弟,你好厉害呀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师姐弟俩对戏,我可得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本来,白实秋出演无鸾,章紫衣演婉后,他们俩这次对手戏,可是还有青女呢,周讯也在,一旁观瞧,面上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话说,白实秋的那个一般一般,周讯这次就没有接话,让他多少有些失望呢。

    “这次对戏,师弟可要承让着师姐我呀。”章紫衣这话就比较的有玄妙。

    她是国际级大明星,这部戏里片酬最高的就是她了,当在300万美刀左右,白实秋虽然刚刚谈好了1000万RMB可也不到她的一半,如此差距,她还要师弟承让,自然是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白实秋没有太多的表示。

    心里话,这女人有些太过小肚鸡肠了。

    之前戛纳上说咱爷们的坏话,后来颁奖的时候怼了她一下,仅此而已,大家一还一报,公平,可结果你这个师姐还去老师那里告状,之后又有《夜宴》这事儿,有些过分了吧?

    可是,白实秋也知道,眼前的这个女人,演技上绝对是异常强大的。

    要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这段戏,是婉后沐浴休息,无鸾闯入了皇宫,脸上罩着那副自己为自己而死的死侍的面具,面具泡过水,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无鸾!你让我急死了!”

    婉后仅仅穿着浴袍,浑身还挂着晶莹的水珠,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那沐浴的池水,浴袍很轻薄,奔跑间,随身飘舞,一双纤细长腿若隐若现,可见其着急。

    “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声音有些沙哑,带着如此怪异的面具,背着灰不溜丢的剑筒,你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,应该由我来问母后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段,可是这么一段,两个人却已经是交手了数次。

    婉后奔跑间的那种急切以及惊喜,在听到母后这一声之后又瞬间转为了错愕,章紫衣都把握的极好。

    浑然天成,这就是一个期待着自己所爱的人来拯救自己的女子模样。

    作为对手,白实秋的压力非常大,若不是脸上罩着面具,他很快会被章紫衣给带着走。

    哈姆雷特是忧郁的,无鸾更是忧郁的,相比较而言,无鸾的遭遇更加的痛苦,他所爱的女人被父亲给娶走了,这可比哈姆雷特乱的多了。

    忧郁这种情绪并不好拿捏,而且,白实秋是那种善于控制情绪,并不直接表露出来的演员,他要做的是,让观众感觉到他这个角色是忧郁的,而不是要把忧郁的情绪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本身这就很难,而且还有眼前这个师姐给自己压力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幸亏有这面具,可是,这面具总会摘掉的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,是为父皇奔丧还是为母后贺喜?”

    “不要用这种尖酸刻薄的语气跟一个无助的女人说话!……为了你们父子,她已经付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!父皇的灵魂就在这皇宫外徘徊!”

    来了,就是这些个尴尬的台词。

    白实秋很想大骂,谁他妈遇到了这种事儿还能说这些个臭氧层子?

    直接开干不好吗?

    “好!下一段,摘面具!”

    还好?

    算了,既然说好,那就好吧。

    刷的扯掉了面具,白实秋知道,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。

    忧郁,忧郁,忧郁的哈姆雷特要向他的母后问出真相。

    这是剧本上的要求,剧本上还要求无鸾要给婉后跪下,可是,白实秋现在心中只有一团怒火。

    将自己代入无鸾,他只觉得无比的愤怒。

    自己喜欢的人被父皇娶了,父皇死了还要回来奔丧,路上还被篡位的皇叔追杀,等到了皇宫又听说这母后又改嫁了,现在她眼中还对自己有所爱意,这……他妈的太艹蛋了!

    任何一个男人,面对这种事儿,可怎么办?

    忍!

    现在的力量不足以报仇,就算是有滔天的怒火也要忍住,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禁又想到了别处,自己拍的那个《越女剑》,那也是忍字当头,越王勾践在吴国经受的那一切,范蠡也跟着受了。

    而无鸾这个人,又有些年轻,他稍微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下一丝明悟闪现。

    却见白实秋饰演的无鸾,在摘下那面具之后,脸上是无比的狰狞,杀意冲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章紫衣作为国际大明星,什么没见过,什么戏没对过,可是现在,却被自己师弟的面容给吓的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但一瞬间,无鸾的脸上又回归了平静,虽然,能看的出来他的嘴唇还有些颤抖,但还是平和了,说道:“请母后看着我的眼睛,告诉我,父皇是被一只毒蝎子咬死的吗?”

    没有跪下,白实秋的无鸾现在根本就无心想那么多,他只是在压抑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跟剧本不一样,但是章紫衣毕竟见过大场面,之前的震骇仅仅是一瞬,马上就又回到了婉后的状态,她的泪水也随之而出。

    “无鸾~”颤抖着,抱了过来,还用力往下摁。

    要把眼前的这个无鸾给摁下来。

    白实秋这时才想到要跪这个事儿,可是他又觉得,眼前不能输了,于是,这就有点儿较劲的想法,可是再一想,剧本要求的怎么办?

    干脆,他挺聪明,直接的将章紫衣的身子搂的更紧,而接着他就想要去亲吻那粉嫩的双唇。

    这不对呀,跟剧本差好多,章紫衣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,刚刚要碰上的双唇一瞬间又分开了,显然,是无鸾终于记得了他们之间身份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请母后赎罪。”

    单膝着地,双拳一抱,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这戏可怎么办?

    不愧是章紫衣,知道眼前的师弟也够厉害的,但她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无鸾,你眼中的痛苦,让我的心都碎了。”打开了他的双手,抱住了他的头,满脸的泪水滴在了他的头发上,尖尖的下巴抵在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又回归了剧本,只不过,白实秋此时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一个是来自于头顶那尖尖的下巴,真疼啊。

    另外,就是眼前是一对乳鸽,虽然不大吧,却压的他要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这娘们想憋死咱吗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
金博棋牌 网上真钱诈金花 宏丰棋牌网页版 宏丰棋牌游戏
梦都棋牌手机版官方 百胜娱乐注册送36元 网上在线棋牌 天天棋牌斗地主现金版
捕鱼王 捕鱼假日 怎么刷钥匙 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 来宝赢棋牌官方网站
宏丰棋牌网页版 3d棋牌游戏 888棋牌游戏 宏丰棋牌网页
宏丰棋牌 来宝赢棋牌登录网页 久盈棋牌作弊 红升棋牌下载
sitemap 天天棋牌手机版 金星棋牌手机官方网站 红桃棋牌